188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婚后忽然得宠 > 章节目录 74 向姐姐要进来吗
    天边露出鱼肚白,霍澈终于恢复了神志,在浴室淋浴。

    他围着浴巾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侧脸的抓痕,然后顺着那个痕迹往下,脖子上,胸膛上。

    一道道的抓痕叫他皱起眉头,那些抓痕仿佛都在嘲笑他昨晚的未遂,那个哭的嗓子都哑了的女孩被他放开的时候还扇了他两巴掌。

    霍澈的手从胸膛又摸上自己被打的脸,兴许是她太娇弱,竟然也没让他的脸肿,可是这幅鬼样子他已经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他从楼上下去,家里早已经没有向暖的人,他毫不怀疑,那个女人已经把他当成一个可耻的强奸犯。

    霍澈站在楼下不可自知的叹了声,然后围着浴巾便从房子里走出去,然后打开了对面的门。

    是的!他住隔壁!

    这一整栋楼其实都是他的名字,楼下楼上只住着几个他熟悉的朋友,其中便有昨晚对他用阴招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上午霍星到家里去给他送文件签字,看着他脸上的划痕便忍不住落了眼泪,其实昨晚她打算牺牲的,她亲眼看着那几个人偷偷给他酒里加了东西,她也跟着他的车到了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他不喜欢向暖,他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跑去找向暖。

    眼泪就那么委屈巴巴的掉了下来,她不懂,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差劲?他都那样了对她还没有半点欲望。

    霍澈签了字之后将文件送出去却没人接,一抬眼才看到她正在偷偷地抹眼泪,不解的问她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那么不好吗?因为跟干妈作对,所以你就算在那种紧急的时候,都不肯碰我?”

    霍星掉着眼泪问他,她实在是忍不住要问他了,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那么差。

    “跟自己的妹妹来,那叫乱论!”

    霍澈沉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可是全世界都知道我不是你的亲妹妹,你自己更清楚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霍星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你又小我几岁,我的确是一直把你当妹妹,我不否认你很好,但是当哥哥的也不会对自己的妹妹做出那种事来。”

    霍星好到他怀疑自己不正常,直到那杯酒喝下去,他的脑海里,一遍遍的,不断的重放着向暖被绑在床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昨晚差一点他就要克制不住把向暖再给绑了,把新婚夜没做的事情给补上。

    可是,也不知道是她哭的厉害还是被她抓的疼了,他竟然放了她。

    “妹妹?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你不用那这种烂借口来安慰我,我在你心里是不是特别难看?让你一点胃口都没有?”

    霍星用力的擦了把眼泪,然后又低着头逼问他。

    霍澈望着她,忍不住笑了笑:“傻瓜,你不照镜子的吗?还是不知道外面多少男人在惦记你?只是你真的是我妹妹!”

    霍星想死,喘气都有点无能了,气的跺着脚拿了文件就走。

    妹妹,妹妹,这个妹妹就像是个该死的咒语一样让她痛恨了。

    霍星走后霍澈才又瘫在沙发里,不自觉的就看向门口,不知道那个女人跑哪儿去了!

    向暖其实除了如思那里也没别的地方可去,如思十点多才起床,看到那个狭小的沙发里坐着的女人有点疑惑的走了过去,坐在她身边后再一看她,然后呆住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向暖眼都没抬,只是垂着眸看着那个有点像是古董的水晶桌,“想事情!”

    “我问的是,你的嘴唇怎么破了?”

    如思说着然后又细细的打量她,撩开她有点凌乱的头发,然后又看到她脖子上的牙印,如思也不是没谈过恋爱的人,何况电影里演的多了,不过还是很意外的看着她,又猜测:“终于跟温之河突破了最后一关?不对啊,如果是跟温之河突破了最后一关,你脸上怎么这么丧?你不是自称此生只要他吗?”

    向暖听着如思抛出的一句句问题,放下一直抱着的腿,然后抓起抱枕抱在怀里,冷漠的躺在沙发里望着屋顶漂亮的灯具:“我跟温之河说我今天飞英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遇上歹人了吧?你不会……天啊,你被强了?在哪儿?”

    如思立即联想到电影里被人在胡同里欺负的女人,但是她再仔细端详向暖,看她穿戴整齐,又不像是被祸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剩下唯一一个可能,那就是,那个人是霍澈!

    哇喔!

    如思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她,突然就兴奋地拍了下向暖的大腿:“喂!死女人,你跟霍澈睡了?”

    “没睡!如思,我有点难受!”

    向暖抱着枕头转身对着沙发里。

    “未遂?你未遂还是他未遂?喂,你这么丧干嘛?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想开点嘛!”

    向暖不说话,难受的闭上眼。

    “喂!霍总也不赖的好吗?跟跟他睡你也不亏啊,老向?老向?”

    如思发现她不理自己,这才又正经了几分,然后坐到她身后去摸了摸她的额头,吓的立即站了起来,爆了句粗口:“我靠,烫死我了!”

    下午向暖还是飞去了英国,既然跟温之河那么说了,而且她也改了主意,还是先好好地去说,实在不行,然后再抛出王树全的把柄来比他就范。

    第二天如思给向暖发了条微信,说霍总已经答应当她的赞助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周后向暖如愿完成任务,一扫前阵的阴霾,当晚约了温之河跟如思在餐厅里吃饭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,温之河一直拉着她的手粘着她身上跟她聊天,如思在旁边酸的要紧,便问他们:“你们俩照顾一下单身狗的心情,别把我当透明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一向把你当透明的!”

    俩人异口同声,不过温之河还是搂着向暖没舍得松开,但是没像是之前那样下巴一直搁在向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大庭广众之下,你们俩有必要让我提醒你们,某人还跟另一个男人有婚姻在身吗?”

    向暖的身子一僵,看向如思。

    “管那么多?他们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,我们才是真爱!”

    温之河将向暖搂的更紧了一些,宣布主权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俩是真爱了不起!”

    如思心想着都说拿人手软,她也没办法了,因为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好姐妹跟喜欢的人喜结连理啊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会跟霍澈他们偶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