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太上执符 >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九章 群星发难,圣人降临
    法旨落下,天宫中气数涌动,尽数灌入了法旨中。只见那法旨一阵扭曲,竟然化作了一枚金印,落在了一边的太一手中。

    太一持着那枚金印,并没有给宓妃,而是直接拿在手中,双目内露出一抹神光:“来人,搀扶宓妃去后庭休息。”

    有侍女上前,扶着宓妃离去,场中众人开始了宴饮。

    外界

    紫薇帝君站在星河处,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天空,待看到天宫气数波动,宓妃气运汇聚,命格加持的那一刻,不由得身躯一颤:“成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如今太一已经加封完毕,我等理应速速出兵,否则待宓妃被那太一纠缠住无法脱身,可就麻烦了!”天狼星君连忙走出。

    “魔祖何在?为何不见魔祖的踪迹?”紫薇星君此时回过神,扫视神庭内众位星神,却不是不由得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没有魔祖助阵,他能打的下天宫吗?

    天宫若那么容易战胜,还用着自己将宓妃送出去么?

    “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!”一边南极星君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这等时刻,能有什么事情耽搁?魔祖乃是大人物,岂能不知轻重缓急?”天哭星冷然一笑:“再等下去,黄花菜都凉了,宓妃早就被太一给吃的骨头都不剩下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星空为之一静,群神俱都是齐刷刷的看向紫薇星君。

    此时紫薇星君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,心中各种念头沉吟不定,却不得不安抚手下:“魔祖乃堂堂正正的老祖,莽荒大名鼎鼎的大人物,岂能言而无信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是星君了解我,这等关键时刻,老祖我岂能不来?”虚空中黑莲闪烁,却见一袭黑袍人影自虚无中来。

    “老祖何处去了?”紫薇星君不知为何,此时忽然心有不安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提前去天宫安排一些手段,否则想要在天宫内救出宓妃,哪里有那么容易”魔祖不紧不慢道:“如今天宫礼成,事不宜迟,立即发兵如何?”

    紫薇星君一双眼睛看着魔祖,总觉得此时的魔祖,似乎在哪里有些不对劲。但是却看不出半分破绽,见魔祖如此说,顾不得深究,先将宓妃抢出来才是紧要的。

    若真叫太一拱了宓妃,他怕是连哭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“传我法令,出兵!”紫薇星君一马当先,驾驭无垦星光,径直向三十三重天轰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宫

    后庭

    酒过三巡,太一回到寝室。

    寝室内红烛高耀,一片喜色,整个宫阙内渲染了淡淡红光。

    红色的帷幔、红色的床榻上绣着一对对鸳鸯、白鹤,还有各种龙凤真形。

    一袭大红袍,头戴盖头的宓妃,就静静的坐在帷幔之间。

    太一推门走入,径直来到了帷幔前,瞧见那绣着日月星辰的盖头,不由得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“陛下因何叹息?”盖头内的宓妃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太一不语,只是轻轻伸出手,替宓妃揭了盖头,瞧着那古井无波的眸光,四目对视,许久无语。

    宓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一双眼睛内无喜无忧,不见半分涟漪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才听太一道:“你觉得,紫薇星君能不能打入天宫,将你抢回去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宓妃一愣,古井无波的眸子里,荡漾起层层涟漪,一股不妙之感卷起:“陛下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我知你嫁我,情非得已!”太一叹息一声:“可是,我亦无奈,星空失衡,我又能如何?日后你纵使怨我,我亦无悔!”

    “陛下要做什么?”宓妃悚然一惊,猛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只听外界一阵嘈杂之音响起,一阵阵呼喝传来,三十三重天一阵轻微摇动。

    “听见外面的喊杀声了吗?是紫薇星君到了!可惜,所有人都小瞧了我天宫底蕴!我天宫根本就不是尔等能够撼动的!”太一一指点出,宓妃身躯僵硬,径直栽倒在床榻之间。

    “紫薇星君可是有魔祖相助,陛下未免太过于自信了!”宓妃勉强一笑,只是笑容里透露着几分僵硬。

    “魔祖有多狡诈,怎么会与我天宫硬拼?只怕,这次尔等注定要失望了!况且,魔祖真身被封印在无垦深渊,尔等所见,不过是魔祖的一缕真灵罢了!”太一缓缓卸下头顶玉冠,慢慢解开腰带。

    “什么!!!”宓妃骇然失色,双目内满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你乃堂堂帝王,岂可强人所难!”宓妃的骇然还没有平息,便见到只穿小衣的太一,缓步来到帷幕前,伸出手指向宓妃的衣衫解来。

    “你我可是名正言顺,拜过天地的夫妻,阴阳共修,调和天地,岂非是理所应当?”太一笑了笑,不紧不慢的解开宓妃扣子。

    “若无你助阵,只怕外面那众位大罗真神,挡不住紫薇星君几许时辰!陛下切莫因儿女之色,误了大业!到时候,因为我一个不值当的妇道人家,坏了天宫基业,手下各路高真尽丧,才是悲剧!”宓妃瞳孔急剧收缩,脑中火花闪烁,不断思忖着支开太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太一扯开了宓妃的衣衫,露出了洁白的玉臂,一双手掌像是灵蛇般顺着肚兜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!!”

    “夫君救我!夫君救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宫外

    喊杀声冲霄而起,紫薇帝君一马当先,所过之处人仰马翻,全无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伴随一声巨响,南天门被轰开,却见紫薇星君大喜:“随我一道冲杀,打入三十三重天,救回宓妃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众星神势如破竹,空间之神等人不愿与紫薇帝君争锋,俱都是顺势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眼见第一重天即将被攻破,众星神即将打入第二重天,忽然只听得一道佛号响起:“阿弥陀,星君请留步!”

    不曾见过圣人,就永远都不会想象的到,圣人究竟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当浩瀚的圣威弥漫三十三重天,伴随一道道佛号卷起,修为稍弱的神灵,便已经尽数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的和尚,手持念珠,赤裸双足,脚步迈出,步步生莲,一朵朵金灿灿的莲花在虚空中久久不曾散去。

    “我等拜见圣人!”见到阿弥陀降临,天宫诸神俱都是纷纷一拜。

    鲲鹏等人此时俱都是心中一惊,瞧着那降临的圣人,纵使自己如今已经证道第三步大罗,可是当面对那一袭白衣的和尚时,依旧是那般无力。

    蝼蚁依旧是蝼蚁,只不过是稍微长大一点的蝼蚁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已经证道第三步大罗,怎么与圣人之间的差距依旧是这般令人绝望!”鲲鹏低下头,眼中露出一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在一边,空间之神周身一缕圣威流转,面对阿弥陀周身流淌的圣威,眼中露出一抹凝重:“果然,差距还是那么大!我虽然已经凝聚了一缕圣威,可以横扫天地间的所有大罗,可面对圣人,依旧是叫人绝望。”

    祖师在一边抚摸着量天尺,心中念头转动:“圣人?这就是圣人吗?我如今已经是大罗第三步了,可是面对圣人,依旧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宫的真正底蕴!有圣人坐镇,谁能撼动天宫正统?”一边十大妖王眼神里露出一抹欢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天宫中各路高手俱都是心思各异,刹那间念头闪烁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往日里心有不轨之辈,此时见圣人降临,却也是面色骇然,露出一抹不敢置信,心中所有的念头,刹那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在观望对面的星空众位星神,此时一尊尊星神下意识的纷纷恭敬一礼,朝拜那伟大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是一股源自于本能的臣服!

    “这就是圣人?却也不过如此!”眼见着自家手下被阿弥陀夺了气势,紫薇星君冷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看不透阿弥陀,在其眼中,阿弥陀不断演化,身形变幻不定,犹若草木众生、日月山河,甚至于在阿弥陀的身上看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就是自己!

    不过,阿弥陀的圣威虽强,但比自己却差了一筹。

    嘴上虽然强硬,但紫薇星君心中却清楚,事情麻烦大了!

    只要太一拖助自己,群星在其眼中不堪一击!

    他有一种直觉,将整个星空的星神汇聚在一处,也不够圣人一掌拍下去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此时决不能认怂!

    对面有阿弥陀,自己也有魔祖啊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,我素闻圣人威名,对圣人也是仰慕已久,并无不敬之意。佛陀何苦与我为难?在天外混沌享受清福,万劫不染、万法不侵岂非快哉?何苦来红尘趟这遭浑水?”

    “我非为天宫而来,而是为了众生而来。群星失调,正需宓相助,调和阴阳。此乃缘分天定,星君又何苦执迷不悟?你与宓的缘分已尽,莫要强求了!”阿弥陀双手合十,面色慈悲。

    此言落下,紫薇星君面色冷然:“呵呵,好个不知进退的秃驴,我却没时间与你耽误。我只问你一句:退还是不退?”

    “星君已经陷入迷障矣,切莫逆天而行了!”阿弥陀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