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玉佩归属


清晨,王家大厅,一月一次的家族例会照常举行。



一个清瘦的身影跪在厅口,而主管家族事宜的二叔王天宇一脸铁青的负手旁立。众多王家子弟汇聚于厅外,见此情景议论纷纷。



“这小子又惹什么事了?”



“听说他将飞龙玉佩给弄丢了。”



“什么,这可是家族至宝啊!这废物占用大量资源一点长进没有还净惹事!这回看他如何收场。”



跪着的少年名叫王小易,乃恒沙县城内三大家族之一王家的长子长孙。少年样貌俊朗清秀,只是脸色苍白,眼中藏着忧虑,眉头紧蹙,双鬓悄然爬出了少许白发。数十道嘲讽甚至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眼神投射到他身上浑然不觉。



咚咚!



随着鼓声响起,王家族人沸腾起来,迅速集结,所有人侧目紧盯着大厅入口。



王家老爷子和夫人闭关有段时日了,他们的顺利出关直接决定着王家在恒沙的地位。而王家大鼓每两声的响起,则表示着闭关结束。



果不其然,哒哒!



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传来,眨眼便看到王家的主持人太夫人缓步走了过来,端坐在大厅主座。其个子不高,很瘦,但眼睛很亮很有神采,但凡和她对视的王家子孙都自动避开。虽然刻意收敛真气,整个人不怒自威。



王老爷子步履矫健,身姿高大雄健。国字脸,浓眉大眼,一缕飘逸的胡须随风摆动。脸上皱纹较多,但精神矍铄。



大厅前排站着的是第二代王天宇四兄弟,其次是王家第三代,再其次是妇孺,而佣人则在偏厅候着。王老爷子夫妇笑呵呵的看着满屋的子孙,容光焕发,气色不错,好似精进不少。



“恭贺父亲母亲功力大增!”王天宇第一个出声双膝跪拜起来,后面紧跟着王家众多子弟都响应起来:“恭贺父亲母亲(爷爷奶奶)功力大增!”



“都起来吧,我们这次闭关确有所得,不过看到你们一个个生龙活虎,我们更感宽慰。”老爷子笑呵呵的扬扬手,示意大家都起来,但谁也没有留意他眉宇间闪现的一抹哀愁。



“咦,小易怎么还跪着呢,快些起来吧。来,到奶奶这里来,让奶奶好好看看,几日不见都长瘦了。”老太太瞅瞅人群唯一没有起身的身影,柔声说道,眉目中满是慈爱和心疼。



王家子孙,她是疼爱的,虽然有时严厉,但为培养他们倾尽全力,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。



而眼前形单影只的身影,是她最宠爱的孙子,看着他,就像暖阳照进心里,再冷的冬天也感觉到温暖,再大的愁容也会烟消云散。哪怕他犯再大的错,闯再大的祸,她都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。



半晌,小易依然静静跪着,手心攥得紧紧的,身体微微颤抖,谁又能看见他低垂着的眼角噙满泪水。他至亲而慈祥的奶奶,他多想热切的握握她的手,真切的看她几眼,说几声知心的话。



但他有愧,他甚至不敢抬头,他难以面对那热切而慈爱的双眼。



“母亲,是我失职,管教不力。小易勾结外人,窃盗家中至宝飞龙玉佩,如今那玉佩已落入他人之手。”王天宇躬身说道,他的面容和王老爷子有着五分相似,但神色更为冷峻,此刻眼中更闪着一抹寒光。



由于王老爷子夫妇二人经常需要闭关,家族事务就渐渐交给了老二王天宇。是以他才出声承揽了这失职之罪。



虽然众人之前有所听说,但真正听到还是引起轩然大波,并将小易陷入绝境。



勾结外人,盗窃至宝,乃是叛族大罪,罪无可恕!



“我没有背叛家族!”小易听到此处,终于忍不住愤然辩驳道。浸着血丝的双目坦荡的望着不远处的二叔,二叔对他的不待见,他心里是知道的。他的目光瞥向四周,同族兄弟无一不充满了蔑视,再将目光转向大厅中央和那慈爱的目光相交,他的心头一颤,惭愧的低下了头。



他终究将飞龙玉佩弄丢了,这是死罪,不管什么原因。



“你还说没有,玉佩保管在望月阁,有人看见你进出,更看见那玉佩最后经过你手,现在却不翼而飞。”



“飞龙玉佩是我们王家的传家宝,作为我们王家家主继承人身份的象征,居然被小易给弄丢了,实在不该轻饶。”



“小易也太不懂事了。平常花天酒地也就罢了,但这次兹事体大,实在是埋下了一个大隐患。”



……



整个家族例会成了小易的批斗会。



“小易,乖,没事。你站起来。”太夫人柔声说道,扬手示意小易起来。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,充满了慈爱。此时的老人苍老的脸庞焕发出了一抹异样的红润,像正在盛放的花朵。



只有王老爷子的眼角不时的抽动着,目光时刻关注着自家夫人。



“母亲,你太惯着小易了。”王天宇冷着声再次开口。



太夫人缓缓站起,盯着王天宇慢慢说道:“怎么了,老身宠溺我自己的孙子碍着你了?”



“都说完了吗,看看你们一个个落井下石的样子,有没有点叔侄之情,小易的父亲还在的话,你们会这么说吗?”太夫人盯着王天宇他们呢,脸上的潮红如同天边的晚霞,胸口因为激动微微颤动着,“还有没有点手足之情”转头又看向王家的第三代,看的众人讪讪不敢多言。



“你们以为我们老糊涂了,不知道你们平常对小易的所作所为吗?”



“飞龙玉佩吗?你们觉得是王家的传家宝,小易弄丢了罪大恶极?”



“嘿嘿!我告诉你们,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指责小易弄丢了玉佩。包括你,包括你,包括这里所有人。你们都没有资格!”太夫人逐个指着场中众人,爆出一个王家惊天秘闻,“因为这玉佩本身就是小易母亲带来!是属于小易独有的。”



“啊啊!”



一席话说的众人心中震惊不已,一直以来都以为飞龙玉佩是王家老一辈传下来的。而小易也是第一次听说,他甚至很少听到家里提到她母亲的事情,每次询问,父亲和奶奶都推说等他大了自然知晓。



“老太婆,歇会,接下来的我来说。”老爷子也从主座上站了起来,走向太夫人,将其扶向主座上。



“想当初,我们两来到恒沙县城,赤手空拳的打下了一份基业,后来生儿育女就在这个地方扎下根来,慢慢的你们也长大成人。但你母亲身上患有旧疾,时而好转时而复发。后来老大出去,带回了小易他妈妈。他妈妈得知你母亲患有旧疾,拿出一块玉佩,就是这飞龙玉佩,让我们闭关的时候使用。不曾想,还真的有效,我们的旧疾慢慢好转了,并且我们因这飞龙玉佩功力一直猛进。小易母亲不想被外人知道,便宣称是王家传承的象征,仅此而已。”



说完,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。



众人静默无言,一场喧嚣的例会无声落幕。
第一章 玉佩归属
真武主宰